岸边拾贝——手机铃声广告及网络歌曲

纵观互联网刚刚兴起的这几年,人们获取信息的方式主要还是来自电视。而随着互联网发展诞生出的许多副产物慢慢成为了历史, 智能手机的兴起,冲击着传统功能机的市场。信息高速路的不断扩建也使得一些人们当时也许有些反感的东西不辞而别,就这样与人们相忘于江湖。

在之前一篇文章中提到很多老广告,其中有一种是我想要专门挑出来说说的。

彩铃广告

一、贵的吓人的通信费骗局

相信很多人都对下面这个画面有些印象,当然也许你看过的并不是和这个一模一样。

这张图片提供了一些信息,请关注西藏卫视的台标

亦或是这种

大家从这两张图中其实可以看出很多信息。歌曲年代大约分布于2005-2010年,背景动画是比较粗制的Flash动画,而人们想要获得这首心仪歌曲的唯一方式就是用手里的功能机去拨打屏幕下方的电话。

资费也同样令人瞠目结舌:短信费2元1条,移动2元1分钟,联通1元1分钟,电信和小灵通2元1分……这在如今也算得上是比较坑了。我身边是没有人去拨打,不知道在看文章的您有没有拨打过呢?

题外话环节

同样形式的还有电视互动游戏,比如猜字或者猜谜语。由于年代太过古早,找不到图片了。大概描述一下就是一个主播发了一道谜题,然后电视上播放主持人和一些“观众”拨打电话的音频。谜题大多数比较幼稚,大概难度是连10岁小孩子都可以解出来。于是这些热心的真实观众就特别着急,觉得自己才能拯救世界,才配拿走那些奖品。

当然随之而来的还有高额电话费。

在网上搜索相关关键字还是可以一瞥当年的那些糗事。

一位朋友这样分享:

先在试播的时候有托打电话给节目
比如,1+1明明等2 他说等于3 你不服于是就打电话啊
打了说出正确答案后他就说你说对了
(恭喜你回答正确,如果你继续回复1,取消回复2,)
回复2后,又答了题
(恭喜你回答正确,如果你还想继续回复1,取消回复2)
就是这么折腾你
先是发短信要钱,然后接短信也要钱
还有 就是猜歌
(我在遥望,月亮之上,有多少梦想在自由的飞翔
想知道这个是什么歌吗?拿起你手里的手机回复吧 )
A月亮之上 B上海滩
分明是月亮之上 你回一个B 他也说你对
当你收到了你就知道什么是错了
其实也不贵上面写了回复一元
有的时候最多收你2到5元而已

由时间戳我们可以看到在2014年仍然有人看到相关的电视节目,但仅局限于地方台了。如提问者的地址在广东佛山。
这篇文章写作的时间未知,但从整个网页设计版面上看确实也有一定年代感了。

尽管骗局的成分大于真正的游戏,但这其实间接反映了一些社会现实。比如地方电视台确实因为没钱只能接各种广告,以及这种广告相比彩铃广告比大家想象的存活时间要长。

二、网络歌曲的病毒式传播

其实网络歌曲和电视媒体的宣传是相辅相成的。大多数情况下是电视的广告节选一些网络歌曲的副歌部分,大家也因此而知道了这些歌。公认的网络歌曲的第一波高潮是在2005年1月,三首由平民歌手创作演唱的歌曲红遍网络,从此打开了网络歌曲乃至平民歌手的大门,具有革命性的意义。它们是:杨臣刚的《老鼠爱大米》,庞龙的《两只蝴蝶》和唐磊的《丁香花》。 在同时期有很多歌曲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我们就借第一波高潮这个时间段给大家细数一下。

来自凤凰传奇的《月亮之上》(2005)、来自S翼乐队的《QQ爱》(2008)、来自新加坡郭美美的《不怕不怕》(2006)、来自王强的《秋天不回来》(2006)、来自誓言的《求佛》(2006)、来自胡杨林的《香水有毒》(2007)、来自刘嘉亮的《你到底爱谁》(2004)、来自香香的《猪之歌》(2005)、来自花儿乐队的《喜唰唰》(2005)来自庞龙的《两只蝴蝶》(2004)……

这些歌曲的经典程度自然不需要我多说了,那个时代的经典似乎很魔幻。同时期的非网络歌曲和这些网络歌曲形成了一种良性的竞争。不管有多少“专家”“领导”抨击网络歌曲,这些歌曲仍然势如破竹般形成了大量的市场。

相反的,网络歌曲能快速兴起的原因就是高度的独立性和可操作性。作为一个有梦想的草根歌手,你只需要有一个安静的环节,一台电脑,一个音质不算差的麦克风就可以录制你想要的音乐了。纵使这些音乐欠缺专业性,但就是这些大量的音频作品构成了丰富的网络音乐资源库,人们仍然可以在里面挑选出优秀的作品。这也是为什么上文提到的歌曲能成为“经典”的原因。

网络歌曲本身自带高度的独立性,从内容到制作全由自己完成,这也是说有人抨击的原因之一。在内容方面,像是《QQ爱》中,歌词里有对于一夜情的暗示“有过几次One Night”,以及《香水有毒》渲染的非正常亲密关系,当然还有各种歌曲通俗到没有任何文学价值的歌词……

网络歌曲的制作也与在录音棚的制作精度不同,网络歌曲由于种种条件限制很难比拟专业录音棚制作。它更注重的是歌曲本身的个性,以及歌者倾注其中的情感。这些是即便音响效果不好也能听得出来的。这应该也是那些被专业唱片公司人员认为“制作粗糙得连自己公司的DEMO都不如”的网络歌曲走红的主要原因。并且,即便是对从传统渠道传播的歌曲来说,制作技术也并非决定一首歌的品质的最主要的因素。当然,不是说制作技术不重要,只是觉得没必要把技术放在第一位,而忽略了音乐最重要的元素——情感。

郭德纲曾说过 “人有三俗” 。这话其实很准确,人其实最能接受,最能理解的的就是俗。有些话不用明说,大家来对照下这两段文字。

1.像《那一夜》、《狼爱上羊》等主题空洞,淫言秽语、宣传色情; 《我是你老公》,《不怕不怕》、《嘻唰唰》则语无伦次、废话连篇; 有的痞话连篇,充斥着语言暴力,这些歌曲在客观上败坏了社会风气,毒害了青少年心灵,玷污了音乐艺术,这是令我们痛心和不愿意看到的情况。

2.网络歌曲创作的过程中,由于它传播门槛的降低而存在一些审美取向和表达方式的不足与缺陷,任何人都可以上网传播自己创作的音乐,因而也不可避免的带来了一些糟粕,再加上某些人捞上一把的投机行为,某些格调低下的歌曲,会产生/一颗老鼠屎害了一锅粥的恶果,毁掉网络音乐的整体名声,使网络歌曲恶俗化。2007年10 月19日中国音乐家协会在京召开了《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的座谈会,会上一针见血地归纳了恶俗网络歌曲的六宗病症: 淫言秽语、宣传色情,辱骂攻击、歪唱恶搞,矫情做作、无病呻吟,东拼西凑、废话连篇,佶屈聱牙、语无伦次,哗众取宠、庸俗无聊。

到头来一声叹息,存在即合理。

三、Flash的推波助澜和背后的明星制作人

老一辈的人们也许会对《大学自习室》这首歌很熟悉,这首歌的歌词放在现在仍然不过时。占座,自习,恋爱,这些贯穿着大学的生活,从歌曲有的那年一直到现在,居然只有姑娘手机的40和弦有了变化。(这里只说客观环境)

《大学自习室》是2003年就读于哈尔滨工程大学大三的郝雨创作的说唱作品(只有歌词是郝雨创作,曲是CMCB创作的)。原版为东北话版的flash,最先发表在吉林大学BBS,风靡全国后出现了很多方言版和网友自拍版。

可以点击这里回味一下

郝雨现在在国务院当公务员,他的现状可以在这里看到,有关一个中年人的故事。

图源自水印

再早点,就是2001年雪村的《东北人都是活雷锋》, 出自雪村在2001年发布的音乐评书专辑,后来被选作情景喜剧《东北一家人》的片头曲。 当年东北一家人可谓火遍大江南北,所以这首歌凭借着对于东北人的写实刻画也随着电视剧一并火了。

点击这里看这个MV

另外要提到一个很有意思的就是这个MV的作者是漫画派对杂志的一个漫画作者——贝贝龙。他画过《莫林的眼睛》《葱头爱问问》这些作品,可以称得上是明星制作人。

同样还要提到来自S翼乐队的《QQ爱》,这首歌的MV的导演是彭磊。也就是新裤子乐队的主唱。他再次之前导演过《可可可心一家人》,而且对于定格动画有着谜之热衷。

早在2006年,王麟就和暴风士兵一起跳舞了。不得不赞叹彭磊对于文化的把控力。

Flash在那个时代是独一无二的动画制作软件,体量小,也便于新手入门制作。这样方便的环境成为了MV闪客的温床,加上网络歌曲的传播,慢慢的给网络歌曲制作MV就形成了风气。

其中也不乏如幻灯片般粗制滥造的MV。图中歌词来自梦飞船的《不值得》

Flash其实并不仅仅是上述的MV,它更像是一种标准,一种数据存在的方式。制作这些MV的人叫做闪客,在当时网站上播放流媒体的页面也均是由Flash实现的,后来视频网站的各种视频也大部分是Flv。由于当时Html功能有限,很多高级功能都是Flash实现的,而且加上Flash对于动画制作比较友好,所以赢得了多方用户的喜爱,无论是美工还是理工,几乎都会接触到Flash。

在当年Flash和Dreamweaver和Fireworks并成为网络三剑客。

你可以在这里看到Flash的兴衰史。

值得一提的是,在各大国际互联网企业一致决定不支持Flash的状况下。如今的Flash被一家叫做思杰马克丁的代理公司签署了合作协议,另外中国用户将会被安装一个特供版Flash Player软件,用户协议明确规定了可以搜集用户上网隐私。Adobe Flash Player国内特供版是跟重庆一家名为重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合作的,安装后会常驻FlashHelperService服务,电脑如果检测到没有了这个服务,Flash就会停止工作,而用户协议中就直接说明了该服务会搜集用户的上网信息。

可能有用户认为安装海外版不就解决问题了吗,但Flash在安装时加入了地区检测,如果发现是中国地区,就会直接中断安装,跳转到Flash中国官网下载“特供版”。点击此前Flash Player的插件更新地址https://get.adobe.com/cn/flashplayer ,会自动跳转到:https://www.flash.cn/。

有机会会给大家说说思杰马克丁的种种恶行,但在此,我想劝各位早日弃用Flash,不要让流氓企业有机可乘。同样谴责Adobe官杀不管埋的行为!

四、依然存活并且活的有滋有味的网络歌曲

网络歌曲经过这么久的发展,经历过挫折,也经历过蓬勃发展。但传播的媒介已悄然发生了变化。电视的铃声广告已经随着智能手机的兴起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各种短视频APP,各种音乐播放器的榜单。一批一批的新艺人逐渐起势,在2005年的浪潮过后把优秀的内容发扬光大。现在基本上,大部分没有发行过实体专辑的音乐人都可以被称作网络歌手。

大家熟悉的如2014年筷子兄弟的《小苹果》、赵科岩《一百块钱都不给我》、庞麦郎《我的滑板鞋》 弦心乐 《万念俱灰》孙波《不需要说爱过》等网络神曲使得新人也加入网络歌手的行列,再到后来《沙漠骆驼》《写给黄淮》等歌曲,也许有着不专业的演唱,低质量的编曲,却仍然迅速走红。

回顾第一次浪潮,《老鼠爱大米》在中央电视台2005年春节联欢晚会上演唱。“我爱你,就象老鼠爱大米”这句歌词成为青少年的口头语,“老鼠爱大米”成为一个文化品牌被众多的文化公司策划、包装,用来作为开拓市场的标识。2004年5月,新浪网专门举行了新浪首届中国网络通俗歌手大赛,有5000多网民报名参加比赛,这足以说明网民对网络歌曲关于“网络歌曲与中学音乐教育”的思考的热情和网络歌曲的影响力。2005年第二届中国唱片金碟奖将设立“网络音乐类”奖项,评比网络歌手和网络歌曲。这个奖项是关于网络歌曲的第一个奖项,也是音乐界对网络歌曲的肯定。

如今的网络歌曲其实和早些年的并无二样,而变了味儿的只有我们。

五、后记

我对那个美好的年代是有感情的,我见证了那个时代的年轻人走向中年。那个时代的小孩子变成了现在的我们。我们对那些歌曲产生了莫名的情愫,其实仅仅是因为他们蒙上了一层回忆的纱。也仅仅是因为那个单纯的年代,我们能用肉眼捕捉到短信文字以外的内容,看到了互联网所不能给予我们的人情味,所以才会对那时候人和人之间的感情如此追崇。

时代确实在变,每个时期都有当年的金曲,都有当年热衷的人。也许它是土味,也许它是抄袭。一些经典的歌曲也许有国外的原版,这似乎在现在都变成了一件可以理解的事。

我们怀念那个用千千静听听歌的年代,我们怀念那个在手机上用TTPod的年代,我们怀念那个一个月仅仅30MB流量就靠看WAP页面过完一个月的年代……

土即是潮,尽管我们现在对抖音快手的那些短视频里的歌曲十分不屑,但仍然还是有人去听,仍然有大量的人去使用这些歌曲创作自己的短视频(而非MV)。潮,即潮流。

我们讨厌专家,讨厌他们对于文化的苛责,讨厌他们批评我们喜欢的东西,讨厌他们对我们指手画脚。

但换位思考下,现在的我们,活成了我们最讨厌的样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