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压根不看综艺的人去看综艺,它做到了

今年6月份,一档特殊的音乐节目诞生。它叫做《乐队的夏天》。怀着十分复杂的心情写下这篇文章,记录一下这些日子一个根本不看综艺节目的人的追综艺的心路历程。

一、令人无语的审查制度

最早听说这个节目是从电台西海之声的节目中听到的,主持人说大家对于朋克的接受度太差,让别人理解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即他们把这种让人互相的理解的难度比作成让大家喜欢听“青年小伙子”的歌的难度。

“听摇滚的人的态度不是不配合,是我不配合你。”

然后节目里放了一段青年小伙子的歌儿《你听听多难听》。

我可没说脏话 你听听多难听
我可不是重说 你听听多难听

你以为有点胸毛 你就是猛男
你以为有点节奏 你就是Hip-Hop
你以为不说人话 你就是太玩人
你以为我歌好听 我就是流行
别傻啦

就你丫有思想 就你丫最牛叉
就你丫最愤怒 就你丫最惨
别人都是土狗 就你丫最清高
就你丫穿忑怖 就你丫最酷
别傻啦

就你丫最朋克 就你丫最不服
就你丫最金属 就你丫最脏
就你丫最纹身 就你丫最RAP
就你丫穿鼻环 就你丫最疼
别傻啦

我可没说脏话 你听听多难听
我可不是重说 你听听多难听

青年小伙子 青年小伙子 青年小伙子 青年小伙子
YouthYouthYouthYouthYouthYouthYouthYouth
青年小伙子 好听! 青年小伙子 有调!
青年小伙子 赚钱! 青年小伙子 红啦!
呜啊

上面的歌词为了阅读的便利经过一些变动,删掉了一些重复的部分。

这首歌来自他们2002年的专辑《大象历险记》,歌词大家也看到了,写得十分简洁,锋芒毕露。

在一首歌里骂了所有的人,也包括他们自己。这也是朋克的内核,叛逆、反抗、直接。

在朋克乐和摇滚乐里偶尔会有一些露骨的,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歌词出现,所以乐队在上场的之前便要考虑自己已有的歌曲是否适合在舞台上演出。

在《乐队的夏天》中,我们不难看到很多我们熟知的歌曲发生了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改动。如黑撒乐队的《流川枫与苍井空》被改成了《流川枫与校花》,刺猬乐队的《生之响往》中的“被药物控制破坏“把药物给改成了烟雾,还有“被恶魔强暴后丢在”改成了“被噩梦囚俘后丢在”。

仅仅是举了一两个简单的例子,歌词中的改动直接影响了主唱的发挥。子健在唱的时候镜头一直在给他的眼部特写。他的大眼睛往上一翻,总是在想词儿,仿佛是在演唱一首不是自己写的歌儿。

这是乐队的自我阉割以及节目组对于审查制度的妥协。

更往深处说,像是朋克流派的青年小伙子乐队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根本不能继续参与节目。为了审查和符合社会的审美规范进行自我阉割本身就是对自身音乐风格的侮辱,就算是进行了改动,歌词的意思也与原创者的本意相差甚远。我们听到最后,多少会有一些“我他妈在这听什么呢?唱成这样我干脆直接听歌不就完了吗。”这样的感觉。

二、让人困惑的剪辑手法

而事实上,这样的乐队也确实没活太久。青年小伙子和熊猫眼乐队在节目第一轮儿就被刷下去了。他们俩人的歌曲也实在是太像了,青年小伙子的《我要玩游戏》,熊猫眼乐队的《我要吃烤鸭》。尽管这两首从曲风还是歌词都是北京朋克的同一种味道,但节目组仿佛有一种油然而生的恶意,把这两首歌曲进行了混剪。

这样的行为引发了大家的不满,但也没兴起多大波澜,无非就是大家在歌曲的评论区骂骂节目组。

无独有偶,制作组为了压缩时间在编排节目的时候把一些知名度不高的乐队的演出时间大大缩减。比如醒山乐队,在节目中露个脸唱了不到2分钟就没有了。醒山的《欢迎光临》本身歌曲素质在整部综艺节目中也是处于中上游的,但奈何主唱身体不好加上核嗓的效果没出来,后续也就没有戏唱了。

这样的剪辑方式同样也给醒山的歌迷们带来了一些困扰。

但换个角度想,本身节目组就是想要使得地下独立音乐变得大众化,那为了扩展受众面,也要选择知名度高的、乐曲风格比较流行的乐队作为节目的主力。而且节目时长也有限,在这样的剪辑下,单集时长也要2个小时左右,全部欣赏对于观众的耐力也是一种挑战,毕竟并非所有人都是蹲守在各大音乐节的超级乐迷。

三、管不住嘴

俗话说“新裤子有三宝,彭磊的嘴,赵梦的腿,庞宽的舞什么鬼”。节目中彭磊频频出现骚话,当然不仅是他,节目组为了效果,又大量的让专业乐迷发表态度,使他们成为了舆论集火的对象。

在这里必须点名表扬刘阳子老师,阳师在节目播出期间可以说是受尽了网络暴力。他敢于说真话,敢于发表自己的意见,不愧为Vice的主编,贯彻那种“就他妈不听你的”的精神到底。

“我觉得痛仰的改编特别无聊。”

我不是痛仰乐队的粉丝,但我觉得靠着节目喜欢痛仰的粉丝肯定都不知道痛仰的前身叫什么。

一直往南方开,一直往南方开,一直往南方开了,开到哪了呢。

不多作评价,只是觉得不合个人口味。

像是盘尼西林的小乐,和大张伟的对话那部分也是特别令人印象深刻。小乐在节目中故作深沉的像教授一般不知所云,大张伟在那就跟一乱接话茬的小孩儿一样说一句接一句,非常欢乐!

当然不只是大张伟对小乐装逼有意见,新裤子在自己的直播中也透露了对于小乐装逼的反感,彭磊的能说会道在直播中体现的淋漓尽致!

作为整个节目的润滑油、节目的铲屎官的张亚东老师,他教会了大家三个字——特别好!

那种发自肺腑的,撕心裂肺的,虔诚的吹捧显得如此的做作但又不失礼貌,以至于大家到最后都开始刨活。

观众乐迷:“特别好!”

四、Kill your idols

Every coin has two sides,综艺节目也不例外。节目在被大家吹捧的同时,也有人在唱反调,以一种批判的心态来看待这季综艺。节目不是十全十美的,相反是有很多瑕疵的,比如规则上的不严谨和节目组的随心所欲。

前有总决赛投票结束重新投,后有为了Click#15改赛制。

于是有个充满批判心的人在一个公众号写了个系列,叫“乐队的西天”。

从这个节目参加的乐队来看,就是摩登天空和其他小厂牌推送自己旗下的几个乐队去参加这个节目,增加旗下乐队曝光率,为巡演带来好票房,为自己参加音乐节报更高价格。而不是一个无论从音乐风格入手,或从技术层面考核都不是一个质量很高的节目。

从节目一开始乐队之间选出自己的HOT5乐队,你就会发现这个节目是不会撕逼的。摇滚圈子太小,而且乐队成员之间彼此都认识,虽然是全国各地的乐队,但在某些音乐节上大家也会相互碰见,所以大家都不愿意去得罪人,最多就是私底下所说彼此的坏话。中层乐队不会鸟小辈乐队,也不敢去得罪老一辈乐手。老一辈乐手如果骂晚辈乐队,会让人觉得自己玩的音乐不行,还嫉妒小孩。小辈乐队更不敢造次了,只能乖乖做前辈的舔狗。节目中大家只能集体喷那个练习生乐队了,但骂那些练习生乐队也没什么可看性,本来屎就是臭的,你还在那儿骂屎,没多大意义。盘尼西林主唱小乐在别的乐队演出的时候逼叨逼叨两句,还算是节目的一点看点。

不管在哪,都是有规矩的啊。

乐夏圈粉了好多人,当我看见一个高中同学用咪咪和嘎嘎的头像的时候,我就知道这圈子也有点儿烂了,就跟蒸汽波一样。

“我是新裤子的舔狗”

好的你舔吧,希望你尽快结束你那三分钟热乎劲儿。

这首夏日终曲就是我们来参加这个节目的感受。把好多的乐队,好多的男的关在一个屋里面,不让他们出去,让他们看文艺节目。然后他们没有办法,只能互相交流,互相看互相的表演。其实这个对于一个乐队来说真是一个挺大的那种…侮辱。

然后没办法,但是大家开始不适应,然后后来就开始我就觉得我开始喜欢上其他的乐队了。大家产生了莫名其妙的感情,然后我们也变得特别的…变得特别的….“娘”大家都。

会互相的鼓励,会经常会拥抱,然后还会哭。然后我们就一直跟旅行团和海龟说:

“咱们看看,今天到底谁是最硬的‘娘’。”

没错,让这帮不看综艺节目的人聚在一起看对方的表演,《乐队的夏天》做到了。

谢谢观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