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Lost Rivers里我听出了什么–浅谈图瓦文化和异域风情

众所周知,《Lost Rivers》是一首奇特的歌曲,歌曲没有音调,没有任何歌词,只有一个歌者的声嘶力竭的吼声。这首歌由珊蔻演唱,珊蔻南契拉。我相信很多人都把这首歌当作吓唬别人的歌,或者是擅自把它当作是世界几大禁曲表的其中一首。

我不会推荐大家去欣赏这首歌,因为这首歌本身也并不是拿来让大家欣赏的。这首歌来自她的个人生涯第三张专辑《Lost Rivers》(1991,FMP Germany)。简单介绍一下这张专辑。

这张专辑出自珊蔻对儿时村边一条干涸小河的记忆,珊蔻正是通过这张惊世骇俗的专辑踏上了世界音乐的舞台。整张专辑除了《Memory I》和《Memory II》两首歌曲有明显的旋律主线,其余各区全部为人声实验作品,或许是与在莫斯科受到的实验音乐或前卫爵士乐的熏陶有关。

这也即是我不推荐大家欣赏的原因,专辑过于的前卫和充满实验性,而缺乏传统意义上的旋律感和美感,使得大家对于这种音乐难以接受。

俗话说的好,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很多人因为这一首歌而错过了珊蔻这位优秀的歌手。但如果把歌曲切到下一首,就是Old Melodie,这首歌被大家称作是天籁一点也不为过,我也是被这首歌圈粉的。

(由于网易云版权保护不能生成外链所以全部以超链接形式加载)

珊蔻是图瓦人,出生于苏联图瓦人民共和国,即如今的俄罗斯图瓦人民共和国。图瓦本身就是个小地方,属于古代三大乌梁海之一,唐努乌梁海,原是我国的领土。后来因为管理不当使得该地成为名副其实的“飞地”而被苏联吞并。

交代完历史背景,再说说图瓦地区的艺术方面的特点。图瓦族和蒙古族并不是非常相似,但他们文化接触较多。都有着一种叫做呼麦(Khoomei)的唱法。这是一种特殊的唱法,一般人只可以发出一个声音。而呼麦可以同时发出两个声部,低声部和高声(也就是大家熟知的笛声)这也是呼麦魅力的体现。高超的演唱者可以甚至演奏出三个声部,比如Okna Tsahan Zam。但图瓦的呼麦技巧只传男不传女,所以历史上没有女性的呼麦艺术家。

珊蔻由于自己出色的艺术天分自学了呼麦,掌握了呼麦的技巧并运用在自己的作品中。这也是我喜欢她的作品的另一个原因。

在苏俄转播的文章中提到珊蔻在接触爵士乐和没成名之前的故事,而后VICE别的女孩频道也做了关于珊蔻的采访节目。这些都让我们真切地如同面对面的来体会来自一个异域的歌者的感受,她的创作灵感,她对作品的爱。

我永远记得图瓦的山与河。—珊蔻·南契拉

在Old Melodie中,我感受到了草原的无边际,那种自由放牧,自由呼吸的清新感觉伴随着悠扬婉转的歌声飘渺着,像是利群那个老广告—带着心灵旅行。更有韵味的是,那种老广告自带的劣化感,胶片感更加重了心灵旅行的必要,心灵旅行的迫切。

就算是我说的两个事物毫不相干,但让心静下来的能力这首歌是有的。

恰好我也喜欢这种感觉,那种自由的感觉,心灵的自由。

蒙古族群庞大,要想真的弄清楚可能需要专门去研究,甚至是花费很多时间去钻研。之前阅读过《蒙古秘史》这本书,书中讲述的是成吉思汗年轻时的故事还有他成长的故事,像是神话般,里面既包含了史实又掺杂着人们的口耳相传的故事。但阻碍我的唯一因素就是难以理解,以及如同乱码一样的人名。如果说孛儿帖还能让人知道是人名的话,那像察剌孩领乎这样的人名就让人一下子混乱了。更何况在前几页书中交代人物,通篇的人名真是让人头大。

成吉思汗的历史功绩我想不用我再多说了,在大家的印象里蒙古族人都是骁勇善战的战士,都是刚强的人。然而在他们的性格里还有这一种极大的反差柔情,这在他们的歌曲,文化作品中提现的淋漓尽致。

像是文章开头提到的Old Melodie就是一种图瓦式的柔情。

接下来会赏析一些比较适合大家欣赏的蒙古族歌曲,当然也许其中的乐队并不是来自图瓦的。

先说一句,我不反感通俗蒙古族歌曲,比如乌兰图雅的和降央卓玛的。只是因为太过通俗在本文没有赏析的必要。

第一首来自杭盖乐队的《乌兰巴托之夜

eirem talin sevelzur salhia
穿越旷野的风啊
etseje yadraad amarsan chumuu
是倦了困了在安憩
Amrag hosiin yariag sonsoho
还是在偷偷轻聆
Amisgaa daran chagnasan ch yum uu
热恋情人的软语伲侬
Ulaanbaatariin udesh
乌兰巴托的夜晚
Namuuhannamuuhan
真寂静

Uchraliin bolzoond zaluus yaruuhan
幽会着的恋人好浪漫
Ulaanbaatariin udesh
乌兰巴托的夜晚
Namuuhannamuuhan
真寂静
Uchraliin bolzoond zaluus yaruuhan
相会的你我话儿好缠绵

蒙古族那别样的柔情在这首歌中体现的淋漓尽致,在一个舒服的夜晚,在乌兰巴托的大街上,热恋的两人,尽管于世俗之见蒙古人都是豪迈的,但是在感情中仍不缺那种属于人类特有的细腻。
走在回家的路上,看着天上的星星,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多温柔的人,就觉得自己也安定下来了呢。
令人意外的是,杭盖乐队本身作为中国的本土乐队却在欧洲火的一塌糊涂。

Aldan chetken chylgymnyn
我放牧的六十匹骏马
Alazy kaidal Konguroi
我的那些花斑马呢,肯格瑞
Aldy kojuun chonumnun
我生活的六旗人们
Aaly kaidal Konguroi
那村庄在哪呢,肯格瑞
Cheden chetken chylgymnyn
我放牧的七十匹骏马
Chelezi kaidal Konguroi
我的那些马桩子呢,肯格瑞

Chedi kojuun chonumnun
我生活的七旗人们
Cheri kaidal Konguroi
那土地在哪呢,肯格瑞

寻找迷失的过去,一种对于自己家乡认同感的迷思。歌声的悠长令人沉醉,家在哪,族人在哪,用着一种哀叹的唱腔唱述着自己的命运。这也是蒙古族歌曲的另一个特色,对于自己人生意义的探索。
第三首同样来自Huun-Huur-Tu 的《Ancestors
Eei, Ene-saiym Sayan Tandym
母亲河——叶尼塞河,还有雄伟的萨彦山
Egyyr shagdan churttum chyve
自古以来就是我们的领土
Erii khoiyg sygyt khoomei
Khoomei和sygyt那悠远的歌声
Erte shagdan yrym chyve
从过去唱到现在
Khomei sygyt ogbeleri
即使khoomei和sygyt的祖先
Kojee dashtar apparza daa
已经变成了石头
Khorek chyrek khaiymmnaldyr
但是心和灵魂依然活着
Khoomeileer tolder bister
我们,你的子孙们将让khoomei和sygyt的歌声将永不停息
Kargyraanyn ogbeleri
即使kargyraa的祖先
Khaiya dashche khuulza daa
已经变成了石头
Kadyg churek kuiumnaldyr
为了感化你那坚硬的内心
Kargyraalaar tolder bister
我们,你的子孙们将让kargyraa的歌声传承万代
这里的sygyt,kargyraa都是传统的唱法。卡基拉(Kargyraa) 是呼麦的其中一个演唱技巧,其基本原则是运用假声带来发出超级低音。假声带振动的频率特别低,约50赫兹,是声带所达不到的低音(声带基音最低的限制是65赫兹)。卡基拉的技巧是在假声带的固定基音的基础上,控制口腔的形状来选择特定的泛音.依次唱出的泛音形成一条旋律线。西奇(Sygyt)也是图瓦人喉音唱法(呼麦)的一种技法,它利用一个中音域的基音来发出高频且具穿透性的泛音哨音。此技巧和一般呼麦的不同处在於基音完全被衰减,只发出高频的泛音。
这首歌唱出了蒙古人对祖先留下的礼物的敬畏和感谢。这也是蒙古族人与其他民族不一样的地方,他们生存的环境使得他们可以自由的放声歌唱。山、河孕育了蒙古人,活用他们留下的宝贵财富才是对于祖先的巨大回报。
由于篇幅的问题,我没办法介绍更多的好听的歌曲,比如Hurd的Eh Oron,AltaiKAI的Амыран等等。在此全当作抛砖引玉,让各位读者能通过网络流媒体的技术配合文章欣赏这些优美的歌曲。
我喜欢那种自由感,如同前文所说的,异域所带来的神秘感,但又有一种在旷野下的孤独。
我可以放声歌唱了,但谁又是我的听众呢?
我受到了世俗对我的实验作品的误解,但谁能听到我其他用心唱的歌曲呢?
我是个蒙古族人,但我的柔情谁能体会到呢?
这是我喜欢他们作品的原因,用那种富有魅力的形式歌颂着只属于他们的哀伤。
前段时间看一个电视节目,主持人问一位蒙古族小伙子,我们想象中的蒙古人是很豪爽的,可为什么你们的音乐总是透着忧伤?小伙子回答:草原那么辽阔,我们其实很孤独。有客人到访时,我们要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尽情表达热情快乐,可是客人走了以后我们还是会孤独。
文章篇幅较长,谢谢您的耐心观看。
谢谢。
这应该会有一个系列,如果我还能写下去的话。

游戏播客都哪去了

一直都想为自己的偏好写一个梳理性的文章,写写近期的一些详细情况。话说在前面,这绝对不是那种三四岁小孩写的流水账式的文章。我想,我这些偏好都是有着深度关联的。

我是个向往自由的人,但精神自由之前肯定会有一些挫折。在成长的道路上我有着很多的抉择,就像是Out Run中的世界地图,走到哪里都是不一样的景色。这也就是说,每个人的偏好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如同在艺术领域常说的一句话“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在Out Run中的每个路口都是一个抉择,你的选择可以使你看到不同的景色。

很多人都站在道德制高点,或是站在鄙视链的上游,其实或许他们也是从这个时候经历过来的,看着同样走这条路的人犯着和自己同样的错误,做着同样的决定,心里感觉挺微妙的。但谁也不能改变谁,这也是我想说的另外一个事,认知层面。

在认知层面会有不如你的人,但也会有超越你的人,所以我一直都是在试图避免那些肤浅的想法。

回到我自己,我是从小的时候玩PSP成长起来的,玩了上面的很多单机作品,有良作,也有粪作。但是我知道Sony第一方出品的游戏都很好玩,像战神,patapon,乐克乐克,大众爽快等等。这些游戏成功的提高了我的审美观,使我不会被劣质的手机游戏所吸引。

但更最重要的是   PSP上没有MOBA类游戏

这就使我不得不走向一个核心向的主机玩家,而不是PC端的网游玩家。

我小的时候也和别人争吵过,那时的我单纯觉得LOL真挺无聊的,一个地图来回来去的打,玩不好还要被骂,我体会不到当一个玩家的乐趣。

但不管当时争吵的结果如何,这告诉我谁也没法让谁改变。

后来喜欢看游戏攻略视频,家里电脑配置有限,只能看看视频。

我最早印象中的是T仔,但我敢肯定没有多少人知道他。后来是Hyun310大师,现在他还在活跃中,敖厂长当时还没什么名气,谷歌也是后来居上。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死在了缺乏制作力的短视频时代。

想当年大师的战神系列,制作及其精良。语言丰富,但又不失幽默。技巧一流,在游玩期间会介绍不同的破关技巧比如邪道高跳。

但我想现在好像只能在B站看补档了。

在2009年的时候,310大师就开始播放合金装备4的全剧情娱乐流程视频,画质不敢恭维,但由于时代的古老,也是可以谅解。

百闻不如一见,不知道310大师的人现在去看也不晚。

特别的费笔墨在大师身上是因为大师带领了一代解说人,找到了游戏解说的路,找到制作的方向。

那些前辈各个都是有技术,又健谈的人,我想在这里列一个列表,看看有没有你认识的。

hyun310 行业领头人现在仍活跃中,但并非在一线  制作极其精良 现在拖更像是过年

女流        擅长制作小游戏视频      记得那时候Flash游戏盛行,女流经常做一些Home Sheep Home的游戏,还有印度的小婴儿解密游戏。  现在仍然在活跃,比如出席核聚变。一开始大家觉得女流的声音很好听,一直都在琢磨她的长相。但后来电视采访,她居然是北大的学生。然后逐渐也开始露脸。

T仔         我最早认识的博客之一,并非活跃在优酷,而是土豆。而令人唏嘘的是,他曾经是土豆网游戏区的一个记者。后来土豆网改版,成短视频网站后就大面积消除了T仔的心血。实在是让人惋惜。现在T仔大概是偶尔在斗鱼直播,但最近一次还是在6月3日,斗鱼号16551。

XYZ攻略组  我印象中只看过他们的使命召唤4系列视频。制作极其出色,各种技巧展现的淋漓尽致,比如在哪里刷兵,在哪里要快速扔闪光弹,这种优雅的打法给我的性格带来很大的影响,导致我始终在各个方面找寻优雅的解决方法。如果你也想看的话,你可以点击这里来逐集下载,或者是等待我今后上传到B站的补档。

范厨师  他是个特别温柔的人,我非常想念他。最早他的网名叫brights,经常解说一些fc的小游戏,比如高桥名人的冒险岛。但是他的主攻还是生化危机系列,各种地毯式流程,各种速通。我本身对生化危机不是特别感冒,所以更喜欢他的马里奥系列。

解说风格也很有特色,是邻家大哥哥的那种感觉。他在2016年就已经停止了视频更新,后来我给310大师留言的时候得知大师也不知道范厨师去哪了,他们也很久没联系了。也许有一天我可以找到他,并且和他聊聊他当时做视频的心路历程。但也许这也是我的幻想。

黑桐谷歌 我想不用我多介绍了,活跃在第一梯队的优秀视频制作者。谷歌脾气不是特别好,但是也仅限于直播中。他其实像是一个刁钻的手工艺人,技术并没有那么突出,但是他有着丰富的节奏感,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

艾凯乐 这个播客我没有关注很久,也许你知道他的动向。我最早看的是他的镜之边缘通关解说视频(2009)感兴趣可以点进来看看。

木须柄 柄大师现在仍然活跃中,可以在B站找到他。他的视频制作也很良心,制作了合金装备系列,寂静岭系列,寄生前夜系列等等视频解说。

大连的鸭鸭 我特别喜欢的一个UP之一,专门解说Wii系列游戏,比如星之卡比重回梦幻岛(2011)超级马里奥Wii欢乐流程(2011)等优秀作品,后来他因病退出了一段时间。但现在又复出了,可以在b站找到他。

Kingog 他的视频以TAS为主,但是种类丰富。现在是携程认证的酒店品鉴师。

裴美丽老师 活跃于2011-2012年间,真正出色的是他制作的美丽的Wii系列,他并不为了炫耀游戏技术或者是做攻略教材,而是把Wii的特性和乐趣完全展示出来,给当时的我带来了很大的触动。后来就渐渐消失了。现在可以浏览他的微博,微博还在活跃中,但更多的是更新他的日常生活。

极限堂零玄夜 这个是早于喂狗组的速通组,零玄夜自己也有自己的页面,但他又是极限堂的一员。他们致力于找到战神系列的各种邪道,各种打法,技术没得说,打出过全球最速的好成绩。现在极限堂基本没有消息了,但零玄夜倒是偶尔在做战神和只狼的视频。他的最新一期发布于7月7日。

老湿 他是个两栖类播客,偶尔打打红白机游戏,但更多的是吐槽影视剧。

Sinbasara 他是神,来自湖北的神。他的文笔可以说是超凡脱俗,视频长,但是耐看。里面有许多的黄段子,却一本正经的讲出来是一个特别好的活跃气氛的方式。他的视频有很多深入浅出的道理,更多的是杂谈,以小见大。

比如提出了一个十分深刻的问题—–什么叫做爱。

答案可以从这个视频里找到。

南家小唯 用变声器,说自己唯姐,但其实性别是个谜。现在仍在活跃,偶尔做一些恰饭类视频。他主要是做仙剑类的视频,可以说是情怀粉了。B站可以搜到他。

这些算是前辈们了,像是后来的还有好尸,小熊Flippy,舍长,小握,抽风这些人都是可以很容易的追到他们的更新,现在也多少有活跃。

优酷的环境不如B站,其实说白了是优酷的版面太多,哪个都想要出色。而b站对于ACGN这些内容是精通的,而且b站年轻人多,加上那不疼不痒的答题使得观众素质比优酷的不知道告到哪里去了,优酷观众灌水的太多,而且也没有好的社区封禁措施。

过去信息匮乏,我能接触到的最大的视频网站也就是优酷了。怀念那个时候坐在电脑前看这些视频的时光,那些前辈带来的制作精良的视频系列,让本就优秀的游戏变得更加吸引人,让人沉醉。纱窗外透进来的阳光,屋内坐在小笔记本前的我,时间就这样慢慢的过去了,我见证了老式视频网站的衰退,新式短视频的兴起。

我被扔在了这个大海里,要么就顺着走,要么就干脆别看。

也许有你看过的老播客,也许我说的你也有感兴趣的,我都基本放上了他们的相关链接,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看看那个时候的播客都是什么样的。

 

 

我们终将成长–写给这个站里和站外的人

这个站存在也有年头了,一转眼距离最早的一篇文章也有5年的悠久时光了。我在站里也呆了将近5年,见证了这个系列,乃至整个AVG圈的浮沉。我没那么硬核,和众多秋之回忆粉丝一样,玩过几部作品,带着一腔的热血,洋洋洒洒的写了文章,认识了兵卫。

我认识了大家,都是单纯的人,在校学生,有学习好的,有学习差的(指我)。有学文的,也有学理的,也许这个游戏系列的结束,伴随着的就是没有新人会再抱以像我一样的热情加入进来了吧。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我加入站里的时候还是初中生,看着群里的各位哥哥们都考上了自己的大学,我心里很羡慕。每天琢磨着,也许我能去哈工大呢,也许去南方也不错呢这样那样的想法。但是日子仍然是要一天天过的,我上了个稍差的高中,群里的大家也开始忙于自己的学业和生活。

我跟兵卫在17年见过一次面,但是当时囊中羞涩,还是兵卫和他的女朋友请我吃了饭。一直在承蒙关照真的无以言表。

真怀念那时候的我。

大家去了天南海北,横跨了整个中国乃至跨洋。晓迪在广西,站长在哈尔滨,兵卫要去美国,树人在广东,而我还留在天津,准备入学天津工业大学。

秋回就像是维系我们关系的纽带,而站长给我们提供的就是我们的精神家园。我不能否认,秋之回忆是个优秀的作品,但我们也只能在那个青涩的年纪才能体会到那种逃避现实的快感,那种精神依赖。想要为她做点贡献,又太微不足道,甚至也许只有自己站里的人才会看到站里的人写的文章。我们网站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我们在这个快餐文化的洪流中还能做点什么。我想,这不仅仅是我们需要考虑的,乃至整个ACG业界都需要考虑的问题。庵野秀明曾经说过日本动画业五年准完蛋,虽然他的话没应验,但现在整个业界的现象就是良心的作品很难有高回报,而媚宅的泡面番剧却有着不俗的市场表现。

最近的《遭难了吗》这部动画着实让我在感到欢乐的同时又为业界捏了一把汗。如果你不清楚这部动画说了什么,那大概就是一群大胸美少女在孤岛上遇险,这时恰好有一个特别有生存经验的人开始以生存的名义大肆和她的同伴们卖肉的故事。

有时候老是感叹自己小题大做,近期再往前倒,也有不错的番剧,比如骨头社的灵能百分百之类的。所以我说的话也只是抛砖引玉,做个反思的前提。

我们也有自己的感情生活,把那个时候青涩的感情留给了最爱的姑娘。但那种感觉,是爱吗?谁也说不准。爱是什么?我们也无法用语言形容。

有人说爱是付出,爱是不图回报。

有人说爱是承诺,爱是不离不弃。

可我在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结束以后,我嘴里还说我爱着她。我也只是爱她的身体,爱她的柔软。我的精神没有被爱,她的精神也不需要我的爱。

说到底,也是无法直面自己又要一个人生活的现实罢了。

我也不想在这个宝贵的地方倾倒我那些无用的感情经历,因为都已经成为往事了。就像自定义域名写到的“DaysGone”,是的,你可以通过在网页的url后面加上这个字段就可以直接看到我这个拙作。

在看我的文章的你,你觉得你的另一半需要了解你的全部吗?还是说你去迎合你的另一半,尽量不介绍ta不熟悉的事?还是说,仅仅是我没遇到这样的姑娘吧。

感慨生活,感慨创作的艰难。我自己的博客是几乎没人看的,经历了一些大的变动。现在已经魂飞魄散。简书那边的风气不好,我受不了那些推送,在一个乌烟瘴气的环境,充满着乌烟瘴气的文章,而偏偏是那些博人眼球的,全都在首页。

这就是网络,这就是网络的发展。回想起过去,那时候才刚开始有微信,秋之回忆仍然在继续制作,站里也是创作的高峰期。然后浪潮过去了,大家的整块创作时间全部被生活和社交占满了,有多久没真正创造过自己的内容,我想真的有很久了吧。

我的文笔,也许没什么长进,但多了一些岁月的沉淀。至少在用词方面更加的准确,不会出现让人无法理解的语病。可是我现在再也没有办法找到那个时候的悸动的心了。什么是创作,什么是精品文章。

真的建议站长再细分一个生活区板块,把自己的拙作放在精品文章专区真的是令我感到羞愧。

突然想起来那些曾经逛过的论坛,SOSG,KFC,Dospy,澄空学园,天使动漫

这些有的还活着,有的半死不活,但至少还能访问。而糟糕的是这些网站下方的友链都是404或者502等无法访问的提示。

这就是人们的热情吧,一个时候的意气风发,创建了一个家园。人们在里面互诉衷肠,把整个站弄得人气兴旺,最后大家都因为自己的事离开了。

好聚好散,吗?

Everybody should leave everybody alone.

感谢现在还活着的精神家园,感谢依旧互相关爱的朋友们,感谢零星拜访本站的各位网友,如果你真的保有那种年轻人的冲动,对于整个系列的热爱,想要交流,欢迎给我发邮件。

谢谢你们。

关于上学期报告;以及写给半年后的自己的信。

学习方面

高三年级的第一个学期已经结束了,第一轮复习也已经结束了。

不禁想感叹一下,岁月如流,但我却还没有足够的自信, 实力还远远未够,努力程度也远远未够,每当努力时候,总是不知道该做什么,该怎么做,每天的基本任务都只是完成作业。关于竞争,一开始没什么感觉,但到后面却感觉越来越害怕……别人在学校,我在干什么?以前从未有过竞争的实感,我不想和别人竞争。在一辆快要满人的公交前,我往往不是选择挤上去,而是等待下一班车。但高考,可是没有下一班车的。装作不想竞争,大概只是在逃避,只是在害怕,自己会被挤下去,自己会输给别人。考试的时候也愈发心慌,害怕,也出现过考的一塌糊涂的情况,害怕做错,做不完,总是感觉自己不会做。

结论:请不要逃避,调整好心态。律师,越是危险的时候,越应该笑的从容。

 

情感方面

开始出现了空虚,寂寞的感觉,孤独的感觉。 继续阅读

我从前前前世开始,就一直在寻找着你。

“不管你在世界的什么地方,我都会去见你。”
只要知道了你的名字。
  如果有一天你醒来以后也发生了一样的事,跟自己不认识的人互换了身体,带着自己没有的记忆尝试着把对方的生活过好,两个人开始明白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靠着互相留下信息知道了你的名字、你的样貌、你的生活。
  糸守县的丝线聚拢,成形,捻转,回绕,时而返回,暂歇,再联结。这就是守灵。这就是时间。
聚拢,成型,捻转,回绕,再联结到一起,人和人之间又何尝不是这样,相知、相识、再相爱。
  记得这里的景色,这座高中,全部都记得。与你互换身体的这段日子里,我渐渐了解了你,也习惯了这种生活,而你也习惯了我的生活,“那天,彗星划过天际的那一天,那就像,就像梦幻的景色一般,那真是无与伦比,美到极致的风景。”

继续阅读

音游狗有一说一(第一章) Bemani篇

题外话

很久没在站里写文了,想起当时有个stg记录没写完我就心痒痒,我决定无限期搁置,因为真的没想好怎么把这些内容的亮点写好,容我在打几年stg。

我是一音游狗,不是雷亚厨,主要还是玩bemani下的一些音游作品,我这里首先给大家介绍下啥叫bemani。 继续阅读

有点老土,但还是燃烧生命吧

故事发生在一个科技发达的时代,人和机器人的时代。相比于机器人,人是多么的弱小。当人的身体出了毛病,并不能像机器人那样换零件。当人的精神出了问题,并不能像机器人那样重置记忆。

人并不能像机器人那样,永生。 继续阅读